位置: 主页 > 手机 >

跳不出非洲市场的传音手机也想染指科创板?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
  避开智能手机主战场、主攻非洲市场的手机品牌传音,已确认申请登陆科创板,不过核心业务依然为功能机,与科创板的高标准格格不入。传音控股眼馋科创板为哪般?

  近日,中信证券发布公告,称传音控股完成上市辅导拟在科创板上市,已向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报送。

  传音控股为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手机公司,拥有手机品牌TECNO、itel与Infinix,然而这三个品牌国内看不到,也毫无名气,导致传音这个名字令人陌生。

  其在非洲市场可是声名远播,牢牢占据手机霸主地位,被誉为“非洲之王”,主打传统功能机与千元以下的智能手机。

  现在的“90后”“00后”极少有见过功能机,那是上个时代的产物,功能在出厂的时候就预设好了、后续拓展较难,那是诺基亚、摩托罗拉、西门子等称霸手机市场的时代。

  而在非洲、南亚等第三世界国家,人们手头不宽裕、需求相对较低,功能机依然颇受欢迎,传音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财之道,一跃成为全球最大功能机厂商。

  最新的公开数据显示,2017年传音控股总资产为87.48亿元,总负债为55.40亿元,营业收入为200.44亿元,净利润为6.78亿元,净资产为32.08亿元。

  而IHS Technology 的数据显示,2017年传音销售功能机9000万台、智能机3500万台,合计1.25亿台,功能机销售占比为72%,智能机销售占比为28%,算下来一部手机平均售价160.35元、获利5.42元。

  传音控股创始人竺兆江曾坦承:“传音手机的售价较低(有时仅售10美元),公司的利润率低于竞争对手。”

  其实,这不是传音第一次谋图上市了,最早尝试借壳波导股份曲线上市,毕竟竺兆江出身波导,心中留存不一般的情愫,然而双方洽谈后无疾而终。

  之后,2018年3月与新界泵业达成借壳意向,三个月之后又不欢而散,后者在2019年3月26日宣布与天山铝业达成借壳协议。

  旗下的智能手机最大卖点为美黑功能,自动将黑色皮肤美化为巧克力色,视觉更为吸睛,赢得非洲人民的喜爱及热捧。

  然而,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却遭遇了寒冬,IDC的报告显示从2017年开始增长停滞、2018年出货量小幅萎缩,促使智能手机品牌博弈加剧,而传音控股想在博弈中胜出,就需要更多的资本支持。

  传音控股的大本营为非洲市场,苦心经营多年品牌深入人心,击败了诺基亚与三星,传音成为功能机非洲第一大品牌,2018年市场份额为58.7%,而诺基亚与三星的市场份额都未超过10%,鸿沟巨大。

  而智能手机领域,差距就没有这么明显,2018年传音市场份额为34.3%、三星市场份额为22.6%,华为市场份额为9.9%。

  华为全球化战略不断推进,也没有忽略非洲市场,除了瞄准中高端市场也放下身段杀入100~200美元手机市场,抢夺传音的市场份额。

 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曾表示,“传音在非洲市场取得45.9%的市场份额,实际上是已经达到了天花板,一定会被其他品牌侵蚀。”

  触摸到天花板的公司,都面临一个寻找新战场的困境,否则不断被后来者侵蚀,就失去了战略主动权。

  竺兆江确定了目标:“我们将走出非洲,进入其他新兴市场,未来我们的重点将放在北非、印度和中东地区。”

  于是,传音进入印度、孟加拉国、印尼等市场,与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等头部玩家争夺低端智能手机市场。

  每开辟一个新战场就需额外增加扩张资金,对传音的现金流来说是一个严峻考验。

  功能机不需要多少创新,而智能手机则不一样,创新跟不上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,直到退出竞争赛道。

  传音智能手机美黑功能主要针对非洲市场,东南亚市场、南亚市场、中东市场等无用武之地,而这个功能也并非其独有,至于双卡双待、超长待机都是常见功能,因此传音缺乏核心竞争力。

  倘若不加大创新力度,后续与头部玩家直接竞争时就会面临被淘汰的风险,这并不是天方夜谭,美图手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事例。

  美图手机核心卖点为自拍美颜,与传音智能手机定位一样,曾经也风光一时,不过头部手机品牌纷纷加强自拍美颜,美图的优势逐步被缩小直到不明显,而其又缺乏其他技术亮点,最终退出手机赛道。

  全球智能手机进入红海市场,品牌之间竞争进入你死我活阶段,传音控股欲在惨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,后续势必要投入巨额研发费用搞创新。

  科创板为国家战略服务,从已成功受理的9家公司来看,基本上属于新兴行业,多数为我国短板行业,支持此类公司上科创板,就是寄望它们通过资本市场做大做强,弥补行业短板、完善产业链。

  手机属于充分竞争行业,从落后、跟随到反超,我国头部玩家已主动参与全球竞争,呈现蒸蒸日上的趋势,从战略性来说无须科创板额外支持。

  就算支持,也期许的是拥有核心技术、研发优势的公司,而不是在低端市场搏杀的公司,获得资本助力传音控股充其量也不过从“非洲之王”变为“低端之王”。

  能否凭借资本市场华丽转身完成中高端化呢?不要忘了,过去成功的经验往往成为未来的绊脚石,传音控股能逃过这个魔咒?

  传音控股刻意避开国内智能手机品牌蛊斗,远渡重洋非洲淘金,赚的是经济发展不均衡红利,虽然利润相对微薄但更为容易,压力还没有那么大,毕竟吃红利可比抢食安逸多了。

  再说,登陆资本市场只是第一道坎,能否获得投资者认可、能否获得较高的市值、能否后续不断融资才是关键。

  而传音控股对资本市场来说,不是一个理想的投资标的,抛开国内无业务无法体验、调研成本高、缺少业绩增长曲线不谈,汇率就是最大的隐患。

  美元汇率波动、人民币汇率波动,对100%海外业务的传音控股来说影响极为严重,一个不小心碰到汇率剧烈波动,利润就可能会被大幅摊薄,从而诱发股价大幅下跌。

  2018年上市公司海外业务占比大的公司普遍存在汇兑损失,譬如酵母领域的安琪酵母,世界三大酵母巨头之一,汇率波动全年损失了 4160 万元利润,安琪酵母2018年股价一度下跌超过47%。

  汇率波动为传音控股不可掌控的因素,宛如身上随时背着一颗炸弹,这种状况怎么获得资本市场青睐?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  • 本站部分内容自于互联网,其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,若本站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与站长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删除!